于增华律师介绍
于增华

        于增华律师现为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执业以来办理大量房产纠纷诉讼及非诉案件,专业办理离婚继承房产分割、分家析产、家族企业股权转让纠纷。先后担任多家房企和私人的常年法律顾问,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全面、细致的法律服务,具有优秀的律师执业道德和出色的专业水准,在处理案件过程中,能权衡利弊,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利益,细心、诚恳、热情、专业的法律服务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
诉讼领域:处理过大量离婚诉讼案件,对子女抚养、分家析产、离婚股权纠纷、离婚继承房产纠纷、离婚诉前调解、诉前取证方面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
职业宗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美国刑事诉讼程序是什么
来源:互联网 作者:北京离婚诉讼律师 时间:2018-03-12

  美国,一个法律性的国家。在美国生活,就要遵守美国的法律。而且美国的法律是非常健全的,那么在美国一个刑事诉讼包括哪些阶段呢?这个问题想必对于要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和家长是非常需要了解的。那么今天就由小编为大家介绍一下美国刑事诉讼程序的流程

  在美国,一个刑事诉讼过程包括许多阶段,从侦查直到量刑。其中有一些是审判前的诉讼活动;而其他则是法庭程序。其主要阶段如下:

  一、逮捕(Arrest)

  诚然,刑事司法过程早在第六宪法修正案所描述的审判前就开始了。一个事件起动了执法人员的调查。调查产生了嫌疑人以及逮捕他或她的正式决定。逮捕的决定以控告书(由检察官向法院提出指控)或起诉书(由大陪审团提出的)为依据。根据具体情况,逮捕的实施可以有或没有正式的逮捕证。

  二、初审(Arraignment)

  诚然,如果作出了撤消对其指控的决定,被告人在登记后不久即可能被释放。 而这大概是因为接受咨询的公诉人认为证据太弱或不充分。否则,执行逮捕的机关必须毫不延误地将被告人送交治安官或法官。这将是被告人与司法系统的首次接触。这被称为“初审”,这个词来源于法语,其本意为“说话”。大多数话将由治安官或法官来说,他或她将告知被告人被指控的罪名并通知其有关的权利─特别是由律师代理的权利。如果被告人无钱聘请私人律师,法庭将指定一名公共辩护人来帮助他。

  如果指控的罪名是个较轻微的犯罪,那么在初审时就可以接受被告人的答辩(“有罪”“无罪”“不争辩”。)如果指控罪名比较严重─如重罪,那么此时将不听取答辩,此事将留待预审听证再处理,而且一般来说被告人将获准保释。保释通常要交纳一笔保证金,其目的在于保证被告人出席此后的所有程序。如果被告人交了保释金,他或她得恢复自由并等待预审听证。

  三、预审听证(Preliminary Hearing)

  在预审听证时,一名法官要判定是否有合理根据相信已有犯罪发生,而且被告人就是该作案人。如果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被告人将被“勒令”受审,除非他作出“有罪答辩”或“不争辩答辩”,他可以再次保释;如果他无力交付保释金,他将被收监等待审判。

  四、审前动议(Pre-trial Motions)

  在逮捕和审判之间这段时间内,辩护律师可以采取某些行动,而且经常采用向法官提出动议的形式。辩护方可以指控有技术性缺陷为理由而要求撤消该指控。如果案件已在当地公众中照成了极大的偏见,辩护方可以要求变更审判地点,即把审判地点移到一个没有对案件进行大量宣传报道的地方。辩护方可以要求禁止使用(排除)其认为不具备可采性的证据。例如,辩护方可以要求禁止使用某一口供,其理由是警方在获得该口供时使用了逼迫方法或者没有告知被告人其具有保持沉默和会见律师的权利。辩护方也可以要求排除某些实物证据,其理由在于这些证据是通过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所获得的,而这种搜查和扣押违反了宪法的《第十四条修正案》。辩护方还可以 要求法官作出某些证据不得采用的审前裁定,其根据不是宪法中的原则,而是证据法典或者以前司法判例中所确立的原则。

  辩护律师还可以在审判之前采取措施来了解公诉方预计要使用的证据,并要求得到一份公诉方打算在审判中传唤出庭证人名单。为保证审判的公正性,公诉方应相当自由地公开其掌握的证据,特别是当其掌握的证据对被告人有利的时候。

  五、挑选陪审团(Jury Selection)

  刑事审判在法庭内的第一项活动便是挑选陪审团。这一活动的典型过程如下:一组陪审员候选人被召至法庭;在一般案件中可能有20人,但是在那些审判前已产生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中则人数更多,因为会有很多候选人由于其对该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的问题已形成了不可改变的意见而被免除作该案陪审员的义务。

  这些候选人是以随机方式从选选民登记名单中选出的,而且已经经过某种形式的筛选,通常为寄一份书面问题给他们。这些问题审查他或她是否基本上具备法律规定的陪审员资格,如是否未满21周岁;是否不在本地居住;是否有重罪前科;是否不懂英语;是否健康状况不佳;等等。如果某人对上述任何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他或她就不会被召来行使陪审员的义务。

  首先找12名候选人坐到陪审团席上。他们所要进行的程序称为“诚实审查”─这以术语来源于诺曼底法语,其意为“讲出实话”。于是,这些候选人宣誓要讲实话,然后便开始对他们的询问。

  审判法官虽部分地依赖于双方律师提交的书面问题,但他将集中精神实现“诚实审查”在理论上的唯一合法功能─ 为选择合格且公正的陪审员收集充分的信息。在询问之后,辩诉双方可以接受或否决每一个候选人。在美国的审判法院中得到承认的陪审员回避有两种:一种是“有理回避”;一种是“强制回避”。前者必须以特定的、得到认可的理由为基础,而且这些理由是由法律规定或者由判例确定的;而后者正如其名称中“强制”二字所示,可以有好的理由,坏的理由甚至毫无理由,只要分配给每一方的这种要求陪审员回避的限额未用完即可。(而且最高法院曾裁定“强制回避”绝不能用来故意歧视地从陪审团中清除某一些少数民族的成员。)

  在那些可能持续时间较长的过程中,通常还要挑选几个额外的陪审员(“替补”),以防一名或多名陪审员在审判过程中因生病、困难甚至死亡而缺席。无论如何,当询问结束时而且所有可以使用的要求回避权均已行使时,留下来被双方接受的陪审员们便应宣誓认真且诚实地审理此案。在可能有新闻媒介前来采访的重大案件中,陪审团可以在每日审判结束时住在法院提供的场所,以便之与外界影响相隔离。

  六、开场陈述(Opening Statement)

  在审判开始时,双方律师获准向他们刚刚选定的陪审团发表开场陈述。这些不是辩论;辩论必须等到法庭调查结束之时。它们是或应该由每一方对其证据之期望及其实际内容的直接了当的叙述。由于公诉方提出的指控并负有举证责任,所以他应首先向陪审团讲话。然后,辩护律师可以进行开场陈述,或者留待其开始陈述辩护意见时进行,因为辩护律师此时已有机会听取公诉方的证据并调整自己的努力。由于这不是辩论,所以公诉方不得在辩护方的开场陈述之后便进行反驳或最后论述。

  开场陈述听起来如下─

  “公诉人:“陪审团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我现在获准作为公诉人向你们进行所谓的开场陈述。我所要对你们说的话本身并不是此案中证据─我们律师所说的一切都不是证据。证据来自本案中的证人或展示物。

  而且这也不作为辩护意见。我们并不企图让你们甚至在第一位证人出庭提供证言之前就对本案形成固定的看法。请保持头脑的开放性,直到你们听完所有的证据。

  开场陈述的目的仅在于向你们概要地说明,我们期望我们的证据能证明什么。其理由就在于─我希望它是正确的─这样做将对你们有所帮助。证据将一件一件地向你们介绍先是某个证人的证言,然后是一件诸如杀人武器等展示物证,然后是另一位证人,等等。这事不得不这样作。我们在审判中只能一次干一件事,你们瞧,所以你们不可能一次看到一整张很大的图片。

  请把这作为预演来考虑。我就向你们预示一下公诉方期望其证据能够说明什么。我们希望这将有助于你们理解那些获准供你们评议的证据。

  首先我把你们带到1990年4月4日的夜晚。我们希望证据能表明大约在那天晚上6点30分时,克莱德.布什马特正开车下班回家。

  我们还希望证据能表明他当时正在外线公路上向北开车……”

  用这种方式,公诉人和辩护律师便勾画出他们各自希望其证据将揭示的图画─“拼画”。证据描述通常都按照时间顺序。律师讲话多为一般性描述;他不会企图逐字逐句地介绍将要提出的证言,唯恐其介绍最终由证人口中说出的话语不尽一致而对陪审团产生某些影响。有人说,律师在开场陈述中告诉陪审团“其证据将表明什么”,而非“将如何表明之”。

  开场陈述之后,那会使最有经验的诉讼律师也不寒而栗的时刻便来到了-法官说道:“传唤你的第一位证人,公诉人先生。”(所有其他证人都要离开法庭,以免他们听到别人的证言而改变自己的证言。)此时便由该公诉人通过提出“人民主诉”来证实其开场陈述了。

  七、公诉方主诉(The Prosection’sCase-in-Chief)

  公诉人将向其全部或大多数证人发出传票,以确保他们在指定时间出庭作证。(传票也可以要求证人携带实物证据,如文件或记录。)公诉方在其主诉中必须提出证据-证言和展示物品-来证明所控犯罪的每一个法律要素。

  犯罪要素是在公法(成文法)中规定的,其中也规定有实施该犯罪应受的刑罚。例如,盗窃罪的要素包括:①拿取②并带走③属于他人所有④个人财产⑤且具有窃为己有的特定目的。公诉方在执行其举证责任时必须提出可采性证据来证明所有这五个要素,而且是超出合理怀疑的证明。(如果所控罪名于轻微盗窃罪相对而言的重大盗窃罪,那么公诉方还必须证明所窃财物的价值已超过了法律规定构成重大盗窃罪的数额。)

  当某证人站到证人席上时,公诉人向他或她提出非引导性问题,以揭示该证人个人知晓的相关性事实.这被称为直接盘问,与此相对应的是更为随心所欲的交叉盘问。对同一证人的交叉盘问由辩护律师在直接盘问后立即进行.公诉方也可以让证人辨认实物证据(展示物品),如凶器、信件、照片等.辩护律师可以根据本书中将要介绍的规则对证据的可采性提出异议,而审判法官将对这些异议作出裁定——支持异议或驳回异议.当公诉人确信他或她已经提出了证明所有犯罪要素的充足证据时,他会宣布“公诉方静候”或“公诉方静候处理此案”,而这就意味着他已完成了提供证据的过程.公诉方主诉即告结束。

  八、辩护方的撤销指控动议(Defense Motion for dismissal of the Charge)

  如果辩护方认为有关指控罪名的任何基本要素的证据不足以作出有罪判决,那么他就会在此时采取行动要求撤销指控。他可能争辩说公诉方对某些要素根本没有证明.(“根本设有犯罪意图的证明,法官阁下。公诉方的证据未能证明被告人具有从衣帽间偷走该大衣的故意。那仅仅是一次误拿.”)或者,被告方可以说公诉方证据的分量不足以使任何有理性的陪审员超出合理怀疑地相信其结论.(这一动议有时被称为“指令性无罪裁定”动议,因为如果其获准,法官便要命令陪审团作出无罪的裁定。)如果被告方的动议被驳回,他就将提出被告方主讼.

  九、被告方主讼(The Defense’Case-in-Chief)

  就象公诉方传唤证人和出示物证一样,被告方也将叫人直接为被告人利益出庭作证并提出相关性展示物品.然而,被告人本人可以据《第五修正案》反对自我归罪的特权而不出庭作证,从而避开公诉人对其的交叉盘问.公诉人甚至也不许评论被告人不出庭作证的行为。公诉方有权对辩护方的证人进行交叉盘问。与在公诉方主诉中的情况一样,辩护律师先进行直接盘问,然后公诉人再进行交叉盘问,直至所有相关性证据都已通过证人引出。关于证言和展示物品可采性的异议及其裁定也将再次听见。在提出其全部证据之后,被告将以“静候处理”为信号来结束其主讼。

  十、反驳证据(Rebuttal Evidence)

  此时,公诉方将被给与用证据反驳——与之对立或矛盾——辩护方证据的机会。当辩护已超出简单的否认(“绝无此事!”)而且已注入某种确定的或合法的辩护理由,如提出阿里白证据(“当该犯罪在纽约发生时被告人正和我一起在洛杉矶.”)或宣称为正当防卫(“是的,我开枪打了他,但那是在他持刀向我冲来之后!”)时,这种反驳机会尤为重要。诚然,被告方然后也会得到反驳公诉方反驳证据的机会。当双方最终都“静候处理”时,就轮到律师们的“最后论述”(辩论总结)和审判法官就适用法律对陪审团的指示(训令)。在大多数地区,律师的最后论述在先,然后是法官对陪审团的指示;但是在少数地区,这一顺序正相反.

  首先要在法官室内进行协商。在协商期间,公诉方和辩护方将被给予机会向法官讲述其认为法官在给陪审团的指示中应该解释的法律原则。(律师们会要求这协商在其辩论总结前进行;从而使他们在向陪审团讲话时可以有把握地引用法官训令内容。)例如,公诉人可以要求法官训令解释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差异;而辩护律师则肯定会要求训令强调无罪推定和超出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当然,法官对训令所应包含的内容会有其自己的见解,最终形式的法官训令将锤炼出来并形成文字,对其内容的任何异议都将在此时提出并作出裁定.

  十一、对陪审团的最后论述(Closing Arguments to the Jury)

  与开场陈述不同,在刑事诉讼结束时有关证据的辩论总结是争论性的,而且这争论有时很激烈.双方律师在此时都处于诉讼过程的最后而且可能是最重要的阶段.在那些取决于律师技能的案件中,恰恰是最后论述阶段比其他任何阶段都更为经常地决定着谁胜谁负.这井非说刑事案件的取胜常依靠浮夸的辩辞和虚假的泪水.现代的陪审员们是靠佩里·梅森的饮食和自由美国的法律长大的,他们老练世故,很难被昔日那些成功的辩论手段所打动.但是正如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审判是一种把一片片证据拼在一起的工作。陪审团可能要等这些零散的证据被技艺高超的律师拼到一起之后才能认识这许多证据的个体价值.案件诉讼的成败往往就在于交叉盘问中对某个关键问题的回答。精明的诉讼律师在盘问时并不强调这一点,因为害怕对方的证人会意识到其重要性而临场改变其证言.一旦这证言被记录在案,律师在最后论述中就可以把这些毫无戒备的话语重读给陪审团并揭示其全部意义。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人们常说,最后论述才首次揭示了一方或另一方已在诉讼中获胜的方法。尽管那浮夸辩辞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这并不等于说今日的最后论述都是干巴巴的演说.在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中,陪审团的决定极可能取决于其对本案中正义——公正——的综合性情感反应,因此那适度装饰的辩词就可能形成这转折点.迎合趣味的逻辑性可能不仅要求有感染力的语言结构和陈述的润滑,而且要求情感和戏剧效果的影响。法官会告诉律师他们各方在辩论总结时可以使用多少时间,这时间总是少于他们希望得到的:比方说,先给公诉人一小时进行“开场总结”;给辩护律师一个半小时作最后论述;然后再给公诉人半个小时作“最后总结”(由于这是辩论,而且公诉方不仅有举证责任还有说服责任,所以其获准提出反驳意见。)辩论必须以准许载入审判记录的证据为基础:不得援引那些已由审判法官根据对方提出的异议予以排除的证据。唤起偏见和其他卑劣本能的煽动性争论是不能容忍的。实际上,在律师的辩论总结时很少听到对方提出反对。双方都知道,尽管他们对陪审团讲的辩论意见以强有力的方式提出,但也必须是准确的和公正的.

  十二、法官对陪审团的指示(The Judge’s Instructions to the Jury)

  审判法官此时将向陪审员们提出其有关法律的指示。对法律的解释十分重要,因为陪审员们在作出裁定时不仅要决定已向其证明的事实是什么,而且要把有关的法律原则适用到这些事实.陪审员们将选出一名成员担任其评议的主席。该犯罪的要素将得到描述。陪审团将被告知,只有当其确凿无疑地确认公诉方已证明了每一个犯罪要素时,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在有些案件中,法官还有必要解释已由被告人提出辩护主张的法律构成,如正当防卫或精神不正常。

  十三、陪审团的评议和裁决(Deliberation and Verdict by the Jury)

  在法官指示之后,陪审员们将被带到其评议室。已被采纳为证据的展示物品将送给他们审查。在刑事案件中,有罪或无罪裁定要求一致同意.如果陪审员们不能就裁定达成一致意见,那结果便是律师们不太高雅地称呼的“上吊”陪审团。这种僵局将成为“未决审判”,并导致对该被告人的重新审判,除非受挫折的公诉方决定在此时放弃该指控。

  如果被告人被认定无罪,他便获释放——得到自由——并且永远不得再以此相同指控受审.这是宪法所规定的“一罪不二审”概念的结果,它禁止公诉方对一名被告人一再进行审判直至最终获得有罪判决.

  如果被告人被裁定有罪,辩护方将会要求法院准许对其重新审判。这一动议的基础应是确认在审判中有偏见的错误发生。一般来说,辩护方会争辩说审判法官错误地采用或排除了具有重要意义的证据——换言之,他或她未能理解证据规则。有时,辩护方也可能说法官就有关法律给予陪审团的指示是错误的。偶尔,辩护方还可能声称审判法官或公诉人采取了侵犯被告人获得公平审判之权利的不当行为。例如,它可能表明该法官不恰当地接过了对证人的询问或者进行了与陪审员的秘密且有害的联络;而公诉人可能被指控强迫证人提供虚假证言或者其最后论述具有低级的煽动性而且是毫无根据的。

  如果被告方要求重新审判的动议得到批准,那么原陪审团的裁定便被搁置一旁并命令第二次审判.如果该动议象通常发生的那样被驳回的话,那么法官就确定一个对该被告人宣判的日期。

  十四、量刑(Sentencing)

  法官在陪审团裁决之后要间隔一段时间才宣布刑期,因为法官将要求法院的缓刑部门进行量刑前的调查,但这耽搁通常都不会太久.缓刑官向审判法官提交的调查报告应包含有关该被告人品格和过去行为的信息,而这些在审判中并未展示出来。法官在量刑时可以考虑这些情况——对被告有利的或不利的。刑罚的范围从缓刑(被告人不受监禁,但其行为在一定时间内要受缓刑官的监督,而且他或她可能被要求从事某种公共服务活动作为缓刑的条件)到监禁或死刑。当法官宣布对被告人的判决之后,审判活动便结来了。被告人唯一的求助希望就是向复审(上诉)法院提出上诉,以便使其有罪判决得到推翻,而推翻的基础应是辩护律师要求重新审判的动议中指出的审判错误.如果该错误涉及重要且尚无统一意见的宪法问题,被告人则可以一直上诉到合众国最高法院。

  遵守法律是必须性的,遵守你去的当地国家法律更是必须性的。现在出去留学或者旅游的人越来越多,那么为了不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请您遵守当地国家的法律。因为您出去了不是代表您个人,而是代表了我们整个国家。如果您还对以上内容有不了解的可以自行上网查阅一下,也可以咨询我们,这里有专业的律师为您解答疑惑。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关键字: 刑事诉讼

上一篇:刑事案件的立案标准是什么

下一篇:刑事诉讼分为哪些类型